逐梦——参观苟坝会议会址感悟

信息来源 :  六安公司 作者 : 张艳丽 发布时间 :  220次阅读

2021年初夏,乘车越过黔北山脉,缓缓驶入红色圣地——遵义,最终来到了枫香镇的花茂村和苟坝村,我的情绪里掩饰不住的除了新奇、喜悦,还有内心迸发出的无限的敬畏。

我是跟随公司的党员同志们去到那里的,没想到这段旅程,让我至今记忆犹新,越发向往这如仙境般的梦里他乡。

我们到这里还是清晨,这儿的清晨恐怕是我见过最美的了,太阳刚从东边的山头上露出头,立刻就把这里的山峦涂成了金色,渐渐地太阳升起,天空开始湛蓝,雪白的云朵自在惬意地流动起来。

花茂村,是一个能让人找到乡愁的村庄。这里干净整洁,一幢幢瓦片覆盖着的小楼错落有致,升起的炊烟轻盈里透着仙气,各家的院落也是别具特色的,房前屋后的菜园种满了茄子、辣椒、豆角,葡萄架也悄悄爬上了墙头。路旁的田地里,禾苗郁郁葱葱的排着整齐的队列,贪婪地吸允着泥土里的水分,蜿蜒曲折的小路边向日葵花开得正艳,路边的溪流清澈见底缓缓流淌,叮叮咚咚的流水,像是演奏着一首舒缓的轻音乐,洁白透明的水珠一层层跌落下来,宛如一串一串明珠,大小闪着光亮,迸出天真,璀璨,分散。

我惬意地踱步而行,穿梭在山水间,偶遇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陶艺馆,那里的母师傅正在精心制作着陶瓷,他的操作游刃有余,不一会儿的工夫,一堆“鲜泥”在他的手里竟变成了罐子。一户“花茂人家”制作的宣纸变成了一把把油纸伞,一幅幅山水画,一个个油纸灯,一枚枚书签。站在“红色之家”门前,我宛然看到习总书记就坐在那里握着村民的手,与他们促膝而谈,嘘寒问暖,他关心着柴米油盐,喜忧着他们的喜忧。这个村庄正如她的名字一样,花繁叶茂,到处都是生机,到处都是活力!我不禁一次次举起手机,只是寄托把这绝美的景色留下,让这静止的画面带我回到这梦里他乡。

如果说花茂村讲述的是“乡愁”,那么苟坝村诉说的是“共产党人的责任和担当”!如果说花茂村的景色美得让人心醉,那么苟坝村的故事更是让你向往。

置身苟坝会议旧址,仿佛看到了雨后春夜里毛泽东披着大衣,提着马灯,踏着坚定的步伐穿梭在田埂间走向周恩来的住所,孤独伟岸的身影背后留下了一串深深地脚印……苟坝会议陈列馆里,讲解员生动地讲述着那段红色记忆:“1935年3月12日,长征红军曾在这里召开过共产党史上著名的苟坝会议,会议最终取消了进攻打鼓新场的决定,使党和红军避免了堪可灭顶的劫难。后来,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总结战争规律,调整战略步骤,指挥三渡赤水,四渡赤水,南渡乌江,佯攻贵阳,威逼昆明,巧渡金沙江,走向辉煌,胜利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……”这里是毛泽东用马灯照亮整个中国的地方,一盏马灯既是忧患之灯、真理之灯,也是智慧之灯、希望之灯,它照亮了长征路,指引着中华民族的未来。

后来,一位教授带我们回顾了长征的那段历史,聆听着长征途中“半条被子”和“守护马灯”的故事,不禁让人穿越时空,回忆起红军和民众的鱼水情深。

离开的时候已接近傍晚,简单的便饭过后,我瞭望这个乡村,远处的山一重一重暗了下来,这里的夜开始静悄悄,四处飘散着饭菜的香味儿,灯火点亮,一盏灯,像夜的眼,又像是天上的星,散落在大山间。而今的苟坝人正继承和发扬着长征精神,辛勤劳作,一点一点的改变自己家园。

我从未料到我还能有这样一段旅程,来到这里真是我的幸运,它是一片净土,不仅使我记住了乡愁,也洗涤我的心灵,滤去残渣,洗净铅华。这里的马灯不仅照亮了中国,也照亮了我心中的梦!

陈列馆里毛泽东手提马灯急速行走的雕塑

花茂村的稻田

花茂人家的宣纸艺术

陶艺

田间的野花


上一条:
下一条: